lifa999

目睹女神被人……第二晚,她穿着睡衣找上我的门!

${website.getHeaderOriginal(${article.taxonomyName})}

人们常说··|,人总是会变的··|,这话我信··|,但真要说身边的人有什么大变化··|,我还真说不出来··|--。

  直到前几天一次小学同学聚会··|,我算是真正目睹了这种变化··|,才发现好人变坏也未必是最坏的··|,有些人能变得连人性都没有··|,以至于连性命都丢了··|--。

  聚会是彪子发起的··|,这家伙小时候和我是铁哥们儿··|,班里成绩最好的··|,在学校里也算两个孩子王··|,很吃得开··|,但农村靠读书出去的人不多··|,大多是读完小学初中就打工去了··|--。

  彪子也一样··|,初三的时候他爸爸得了癌症走了··|,他也就跟着辍学了··|,而我则抱着读书有前途的信念考了高中··|,上了大学··|,一晃七八年··|,除了开始一两年在县城里一个汽车修理摊上见过他之外··|,再也没有什么联系了··|--。

  所以听到他的招呼··|,不喜欢这种活动的我··|,也还是乐呵呵的答应了··|,心里还挺高兴的··|,毕竟这么多年没见了的老朋友··|--。

  聚会上··|,彪子带了他女朋友来··|,叫张雪··|--。张雪齐肩的短发··|,一身白裙子··|,身材前凸后翘··|,长得特别好看··|,和脸色黝黑··|,挺着大肚子··|,脖子上挂着根拇指粗的金项链的彪子相比··|,真难让人想到她们会扯到一起··|--。

  我见彪子竟然找了这么个漂亮媳妇儿··|,也挺高兴的··|,端起杯子就准备和他聊几句··|,问问他这些年过得咋样··|--。

  但当我张嘴叫他之后··|,他却只是点了点头··|,随即就掉头和其他人碰杯去了··|,好像不认识我一样··|--。

  我端着杯子尴尬的站在原地··|,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··|,但转念一想··|,他可能是想和别人碰完了再和我好好聊··|,毕竟当初班里就我和他关系最铁··|--。

  但直到他和其他人都碰了杯··|,他依旧没想到我··|,我忍不住走上去拍了他肩膀一下··|,开玩笑的说他是不是不认识我了··|--。

  彪子回头一笑··|,说李子林嘛··|,咱班里唯一一个上了大学的人··|,怎么能不认识··|,来来来··|,喝一杯··|,以后还得大学生多照顾··|,大伙儿都来敬大学生一杯啊··|,说不定以后还能攀上高枝儿了不是··|--。

  他这话一出来··|,几十个人都乐呵呵的站起来和我碰杯··|,一口一个大学生以后多照顾··|,听得我一愣一愣的··|,心里很不是滋味儿··|,酒下了肚··|,嘴里却觉得苦了吧唧的··|--。

  敬完酒··|,趁着酒兴都摆开了··|,彪子说他这些年修过车··|,挖过煤··|,什么苦活累活都干过··|,还他妈当过几天少爷呢··|,那些个富婆有钱··|,出价还挺高的··|,瞧见没··|,脖子上的金项链··|,就是一个富婆买了送他的··|--。

  天南海北吹了一会儿··|,终于有人扯到了张雪··|,一个叫龙根子的男生问彪子:彪子··|,你这媳妇儿漂亮啊··|,怎么来的|-··?

  彪子哈哈一笑··|,挤眉弄眼的说到:怎么哥们儿··|,看上啦|-··?实话告诉你吧··|,她就是我的摇钱树··|,你要看上了··|,陪你一晚上都行··|--。

  龙根子一听··|,忍不住向张雪看了几眼··|,又说:彪哥··|,这话可不能白说啊··|,一晚上··|,大家伙可都是听到了的··|--。

  彪子一挥手··|,说:我彪子说话从来算数··|,别说你··|,还有你们谁想来的··|,老子都可以给你们一个晚上··|,女人嘛··|,不就是拿来玩的嘛··|--。

  几个人越说越离谱··|,我看了一眼张雪··|,发现她这时候一言不发的坐在角落··|,眼神暗淡··|,两只手绞在一起··|,看起来很可怜··|,心里突然间很不是滋味··|,也很愤怒··|,这么好的姑娘··|,他竟然让她去挣那种钱|-··?

  我忍不住了··|,拍了下彪子的肩膀··|,说:彪子··|,张雪还在这了··|,玩笑话也要有个度··|--。

  我本来是想阻止这场闹剧··|,但没想到彪子一听我这话··|,却一巴掌推在我胸口上··|,推的我一个趔趄··|,冷冰冰的看着我:李子林··|,你真以为你上了个鸟大学就他妈了不起啊|-··?都是男人··|,你在我面前装什么高尚|-··?

  我被彪子的话杵的有些哑口无言··|,怎么也难以将眼前的他和以前那个正义感爆棚的彪子联系起来··|,定了下神才说到:彪子··|,我没那意思··|,朋友妻不可欺··|,人家张雪就在这··|,你别把话说的太难听··|,对谁都不好··|--。

  彪子看了我几眼··|,朝地上吐了口痰··|,大大咧咧的说到:老子的女人归老子管··|,你李子林算老几··|,管得着我吗|-··?我还真就要送给他们玩玩儿··|,你看不惯··|,滚蛋啊··|--。

  话说到这份儿上··|,我真心觉得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··|,但几个女同学又站出来劝了一番··|,说开几句玩笑话而已··|,都是老同学了··|,犯不着斗气··|,两人这才又坐了下去··|--。

  只不过我是再也没有什么好心情了··|,闷闷的喝了几杯··|,就去已经订好了的房间里一个人玩手机去了··|,到了半夜··|,我却怎么也睡不着··|,干脆打开房间准备出去看看··|--。

  结果走了两步··|,突然听到一个房间里面传来了哭叫声··|,还有些耳熟··|,仔细一听··|,这不是张雪的声音嘛··|,难道彪子在打她|-··?

  我犹豫了一下··|,还是决定敲门问问··|,几秒钟后门打开··|,开门的是龙根子··|,一看是我··|,立马就要关门··|--。

  我听着里面的声音还在持续··|,而且更厉害··|,突然想到了前面彪子说过的话··|,心里一抖··|,难道他真的把张雪丢给了龙根子他们……玩|-··?

  想到这里我立刻伸手撑住了门··|,推开龙根子就钻进去了··|--。

  这一进来··|,里面的场景立刻让我呆住了··|,随即一股火气从脚底直窜上脑门儿··|,怎么压都压不住!

  屋里一张大床··|,这时候张雪衣不蔽体··|,正瑟瑟发抖蜷缩在床上··|,床单上还有一摊血迹··|,映着张雪苍白的脸色和嘴唇··|,我不用想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··|--。

  更让我难以相信的是屋里包括龙根子在内··|,有四个男人!

  看到我突然钻进来··|,另外三个人都有些慌乱··|,急忙说这都是彪子同意了的··|,你可别多管闲事··|,我们这四个人··|,真要干你也干不过··|--。

  我看着张雪无助惶恐的眼神··|,只觉得不收拾了这帮禽兽孙子··|,老子都枉做了男人··|,抄起旁边的酒瓶子就砸了过去··|--。

  我虽然看着挺瘦的··|,但平时锻炼却没落下··|,加上这时候火上心头··|,气势一盛··|,一瓶子就给龙根子脑袋上开了条口子··|,另外几个人见状··|,立马扑过来抱住我··|,打成了一团··|--。

  这时候彪子来了··|,迎面就是几拳头落在我胸口上··|,打得我苦水都差点吐出来了··|,随后他一把抓住我··|,吼到:她张雪是老子的女人··|,你他妈要是再插手老子的事··|,我弄死你你信吗|-··?

  我憋着一团火··|,说你要有本事真弄死我··|,不然我一定报警··|,这事儿没完··|--。

  彪子火大了··|,抓着我一阵拳打脚踢··|,疼得我直咧嘴··|,这时候张雪裹着床单起来了··|,扬手就给了我一巴掌··|,说:我的事要你管什么··|,赶紧滚··|--。

  我被这一巴掌打懵了··|,特么我可是救了你的人··|,你竟然给了我一巴掌|-··?

  看我直愣愣的看着她··|,张雪扬手又给了我一巴掌··|,说叫你滚你就滚··|,傻看着干什么··|,个没钱的穷屌丝··|--。

  这下我彻底清醒了··|,没想到我费了这么大力气救她··|,她不但没感恩竟然直接给了我两巴掌··|,气得我牙痒痒··|,只怪自己瞎了眼··|,在彪子不屑的眼神中离开了酒店··|--。

  回到家里我余怒未消··|,发誓不再管这种闲事··|,吃饱了撑的没人念你的好··|,还惹得一身骚··|--。

  几天之后··|,晚上九点多我正在家里玩手机··|,突然有人敲门了··|,我开门一看··|,不禁一阵厌恶··|,站在门外面的不是彪子又是谁··|,聚会之前我给过他我的住址··|,没想到他竟然还真来了··|,我想他是不是想报复我··|--。

  看我对他不爽··|,彪子呵呵一笑··|,说过来就是给我道个歉··|,那天的事是他说的过了··|,让我别往心里去··|,以后还是朋友··|,犯不着计较这些··|--。

  我心里一冷··|,心说你只是说的过了吗|-··?人家张雪算什么··|,你那么糟蹋人家··|,禽兽不如··|,还有脸跟我说这些··|--。

  当然我并没有说这些话··|,彪子也只是在门外面道了歉就走了··|--。

  不知道为什么··|,我看着彪子的背影··|,总觉得他今天有些不正常··|,好像身体太过僵硬了··|,尤其是两条腿··|,都像不会弯了一样··|,直来直去的··|--。

  看着他走了··|,我也没多想··|,关上门继续玩手机··|,刷新闻··|,看看有没有什么新鲜事··|--。

  结果一打开新闻··|,立刻就弹出来个大新闻··|,说是下午六点多东转盘出了车祸··|,车里两个人都死了··|,下面还附了几张照片··|--。

  我一看那照片登时心里咯噔一下··|,凉了半截··|--。

  那照片上有两个人··|,一男一女··|,不知道是什么媒体为了抢头条照片也没打码··|,所以我一眼就认出··|,这两个人··|,不就是彪子和张雪吗|-··?

  这新闻要是真的··|,那彪子就在三个小时前挂了··|,可刚刚我还和他说了话的啊··|--。

我突然想到了刚刚彪子的异常··|,身体僵硬的……不像一具尸体吗|-··?

我越想越害怕··|,仔细想了一下刚才的事情··|,绝对没有错··|,彪子是来过的··|,那三个小时前的车祸又怎么解释··|,难道……

  我不敢再往下想··|,摇了摇头··|,强行安慰自己··|,也许就是媒体为了赚眼球故意打的标题··|,那图片上看着彪子和张雪都只是受了轻伤的样子··|,对··|,一定是这样··|--。

  自我安慰了一番··|,我勉强镇定下来··|,想着到底是怎么回事··|,要不要给彪子打个电话确定一下··|--。

  但我还没打电话··|,突然间一股震动从手里传来··|,吓得我一声尖叫把手里的东西扔了出去··|,愣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这特么是自己的手机啊··|--。

  急忙捡起来一看··|,却是龙根子打来的电话··|,虽然有些不情愿··|,但我还是接了··|,也许他知道彪子的事情是真是假··|--。

  有事|-··?我不冷不热说到··|--。

  呲呲……呲呲……

  电话里传来一阵嗤嗤啦啦的声音··|,好像信号很不稳定··|--。

  我说:有事直说··|,别藏着掖着··|--。

  但回答我的依旧是一阵嗤嗤啦啦的声音··|,而且变得越来越刺耳··|,就像是猫爪子抓玻璃一样··|,听得我心里一阵发毛··|,急忙挂了电话··|--。

  没过一会儿··|,电话又响了··|,还是龙根子打来的··|--。

  我心里一紧··|,感觉手都有些抖了··|,鼓起胆子接了电话··|--。

  ……子林快来……救我……”

  嘶哑的声音传来··|,很急切··|,更是蕴含着一股极度的恐慌··|--。

  ……不要··|,不要··|,这都是彪子的主意··|,你放过我吧··|,救我··|,子林救我啊……”

  …………”

  龙根子的声音戛然而止··|,就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掐住了脖子··|,瞬间··|,没了声息··|--。

  恐惧在我心里扩大··|,一股凉气从我脚底直窜上脊背··|,惊得一身冷汗··|--。

  难道龙根子出了什么事|-··?

  我压着心里强烈的恐惧··|,不去想今天的事情··|,但越是压抑··|,却是想的越清楚··|,彪子的诡异··|,龙根子的呼救··|,这之间··|,会不会有联系|-··?

  还有他说的那句这都是彪子的主意··|,什么意思|-··?难道……

  我不敢再往下想··|,急忙回拨过去··|,但无论如何··|,这一次却也接不通电话了··|--。

  我待不住了··|,拿着手机就出门跑了··|,我平日里和龙根子偶尔碰个面··|,知道他住在哪··|,虽然对他那天的行为很反感··|,但这时候我还是觉得去看看的保险··|--。

  龙根子家里也不怎么有钱··|,但父母拼了命给他在老城买了套房··|,也还算过得去··|--。

  我打了个车直奔他住的地方··|,这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了··|,老城都是老房子··|,灰白斑驳的墙面··|,映着暗黄的灯光··|,静的让人心里发怵··|--。

  小伙子··|,你真要去南城小区|-··?开出租车司机的老大哥看着我··|,脸色有些怪··|--。

  当然··|,师傅你快点··|,我有急事··|--。

  我摆了摆手··|,想着刚才的事情更加焦急··|,老大哥看了我几眼··|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··|,最后摇了摇头··|,没说话··|--。

  南城小区是龙根子住的地方··|,历史很久了··|,算得上是城里最旧的一批房子之一··|,位置偏僻··|,出租车二十多分钟后才到达··|--。

  就在我急着赶上楼去的时候··|,司机又在后面叫住了我··|--。

  我心里微微有些火气了··|,我这事情急得很··|,你怎么就没完没了了··|--。

  小伙子··|,不管你爱听不爱听··|,我给你提个醒··|,我在山城住了几十年了··|,知道的比你多··|,这地方啊··|,不太平!

  我听得一愣··|,怎么就不太平了|-··?

  司机皱着眉头看了我一眼··|,四下里一瞧··|,犹豫了一下接着说到:就是有脏东西!我实话告诉你吧··|,我以前就是住这里面的··|,一号楼栋里面··|,邪乎··|,死过好些个人··|,都是死在楼梯间的··|,那案子至今都还是悬案呢!

  司机的话咚的一声··|,听得我浑身一颤··|,龙根子住的··|,不就是一栋吗|-··?

  我还想问问到底怎么回事··|,司机却急忙摆手··|,脸色都变得有些惊慌起来··|,掉头就走了··|,留下一个尾灯灯光闪了几下··|,很快消失在了夜色中··|--。

  一阵风嗖嗖的吹过来··|,刮的地上的落叶一阵旋儿··|,转头看了下旁边黑白色的老房子··|,我感觉自己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了··|--。

  南城小区里一共只有五栋楼··|,但这时候五栋楼里面都是一片漆黑··|,一个开着灯的房间都没有··|,灰沉沉的天色里··|,就像是五个幽魂一样··|,影影绰绰的··|--。

  我心里着实慌了··|,给龙根子拨了几个电话过去一直打不通··|,想了下··|,我想干脆报警得了··|--。

  这时候我心里慌··|,有了这个心思··|,立刻就扩大了··|,但就在我拨出号码的时候··|,手机嘟嘟几声却没接通··|,拿下来一看··|,乖乖··|,没信号了··|--。

  电话打不通··|,但是龙根子呼救的声音却千真万确··|,要是他真遇到事情怎么办|-··?

  我要是现在回去叫人肯定来不及··|,最后心里一横··|,我还真就不信这么邪乎··|,一咬牙跑进去了··|--。

  但就是我这不信邪的心思··|,差点要了我半条命!

  龙根子住在八楼··|,老房子没有电梯的··|,楼梯间灯也全坏了··|,一头扎进黑乎乎的楼道··|,想到出租车司机的话··|,要说不害怕那绝对是假的··|--。

  我打着手机的手电筒一阵狂奔··|,真是一口气上了六楼··|,气儿喘不匀了才停下来猛吸了几口··|--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”

  缓慢的声音从七楼的通道上传来··|,像是脚步声··|,但中间间隔的声音却有好几秒··|,好像是故意放缓了脚步··|,一步··|,一步··|,走了过来··|--。

  声音越来越近··|,但速度却越来越缓慢··|,最后到了楼梯口··|,停了下来··|,好像是故意要拖着我一样··|,加上之前司机的话··|,这时候我真是连气都不敢喘一口了··|--。

  啪··|--。

  开关的声音响起··|,楼道里亮起了一盏昏暗的灯光··|,灯光下··|,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看着我··|--。

  我说不出他有多大年纪··|,六十多··|,七十多··|,八十多··|,感觉都有可能··|,他的脸很僵硬··|,佝偻着身子··|,直愣愣的看着我··|--。

  我还真被吓了一跳··|,但看清楚是个人··|,心里反而轻松了许多··|--。

  我走到七楼··|,老爷子还是直愣愣的看着我··|,不说话··|,就那么盯着我··|--。

  我说:老爷子··|,您有事吗|-··?

  他不理··|--。

  我又说:我上去找我个朋友··|,谢谢你的灯了··|,你回去吧··|--。

  他还是不理··|--。

  我心里嘀咕··|,这人怎么看着这么古怪··|,但哪里古怪··|,我一时间又想不起来··|,只能快步上了八楼··|--。

  一敲门··|,龙根子的门根本没锁··|,里面黑乎乎一片··|--。

  有了下面遇到的人壮了下胆··|,我没那么害怕了··|,打着手电筒把灯开了··|--。

  灯光一亮··|,却是一张脸几乎贴着我··|,钻到了我面前··|--。

  我吓得往后一缩··|,一屁股坐到了地上··|--。

  龙根子··|,你他妈要吓死老子啊··|,这大半夜的打电话··|,又特么不开灯··|--。

  看清楚站在面前的就是龙根子··|,我松了口气··|,这家伙还好好的··|,没死··|,只是··|,脸色有些不自然··|--。

  龙根子嘴巴微微张了一下··|,没说话··|,两颗眼珠子落在我身上··|--。

  我被看得有些不舒服··|,没好气的站起来··|,说:你特么没事在电话里喊个什么救命··|,害得我大老远跑过来··|,吓了个半死··|,以后这种事别特么叫我··|,烦得很··|--。

  放了几句话··|,我是真心不愿在这留··|,转身就要走··|,但龙根子却一把抓住我的衣服··|,死活不让我走··|--。

  我活了··|,问他干什么··|,他也不理··|,就是一个劲儿的抓着我不放··|,眼神里似乎显得很是焦急··|--。

  你倒是说话啊··|,龙根子我告诉你··|,我今天来看你已经仁至义尽了··|,你再不放手··|,这一辈子咱都友尽了··|--。

  我被他抓的没法··|,又急又气··|,这是倒了什么霉··|,一天到晚全遇到些稀奇古怪的人··|--。

  见我执意要走··|,龙根子也急眼了··|,一副欲言又止的 样子··|,但却怎么也不开口··|--。

  最后他眼神一狠··|,张开了嘴··|--。

  但他并没有说出话来··|,因为当他的嘴张开的时候··|,一口黑血也随之吐了出来··|,整个人一晃··|,倒了下去··|--。

  我急忙去拉他··|,一弯腰··|,伸出的手又愣住了··|--。

  刚才龙根子一直背对着我··|,我根本没看到他后背··|,这下他一倒下我才发现··|,他的后背中间··|,竟然破了拳头大的一个洞!

  我瞬间明白他的脸色为什么不自然了··|,因为他脸上根本没有丁点的血色··|--。

  这么大的洞··|,他还能活|-··?

  黑乎乎的血把龙根子背后全打湿了··|,地板上也满是他嘴里流出来的黑血··|,那颜色绝对不是正常人的血的颜色··|--。

  我看的有些慌神了··|,急忙脱下衣服堵在他背后的洞上··|,但他一只手抓着我却更紧了··|,可劲儿的张嘴··|,好像有什么非说不可的事情··|--。

  你说你说··|,我听着的··|--。我低下身去··|--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”

⇙⇙点击阅读原文继续阅读··|,后文绝对精彩!

${website.getFooterOriginal(${article.taxonomyName})}

发布者 :利发国际官方网_www.lifa999.com_利发国际娱乐网页版 - 分类 www.lifa999.com